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艾泽拉斯之救赎 094章 是我的眼神够骚还是你的指法更撩

发布时间:2019-10-12 22:35:40

艾泽拉斯之救赎 094章 是我的眼神够骚还是你的指法更撩

阿克蒙德宽大的手掌上浮现起淡淡的魔法光辉,然而让他意外的是,那声势浩大的眼棱,并没有将自己选取为目标。

轰——

在阿克蒙德惊讶的目光中,狂暴的能量冲击掠过他的手掌,狠狠撞在传送门的弧形支柱上。

“不!”眼睁睁看着那在混乱魔力保护下的传送门支柱被光束毫不留情地撕碎,污染者顿时瞪大了双眼。不过,真正让他如此声嘶力竭的是,那扭曲的能量漩涡,在这股能量冲击的碰撞下,竟是以不可阻挡的趋势逆流!

强大到连阿克蒙德都无法抵抗的力量由外向内收缩,才刚刚把一半身体探出传送门的污染者,也随着漩涡的缩小而不断朝来时的方向退回。

“这不可能……”阿克蒙德手脚并用着向前,试图赶在传送门关闭之前将身体全部带到这个世界,然而随着漩涡的收缩,他反而距离这个世界越来越远。

“这股力量不属于你,凡人!”无法抵抗来自整个世界的排斥力量,阿克蒙德爆发出愤怒至极的咆哮,然而不同于一开始那震撼天地的威势,他的声音,正在逐渐远离这个世界。

整个人跌落在地,兰洛斯甚至都没有了力气重新佩戴眼罩。不过,听到那愈发削弱的怒吼,他大汗淋漓的脸庞,艰难扯起了一个如释重负的笑容。

萨格里特被称为钥石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只要有它在,恶魔就别想轻易降临在物质位面。

连燃烧军团的三当家都击退了,兰洛斯的心里不由自主涌现起自豪。随即,仿佛是报复一般,他没有再将注意力放在阿克蒙德身上,而是投向了附近那些茫然无措的兽人。

现在,只要想办法从这里出去就行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也许是意识到再怎么尝试冲破这崩溃的传送门也只是白费功夫,阿克蒙德停下了无意义的宣泄,恢复淡漠的目光直视着那个凡人:“你会为此付出代价!”

心跳突然停滞,兰洛斯下意识转头,迎面而来的,是一道刺眼到无法直视的猩红闪电。

尽管圣盾术还在自己身上,面对如此骇人的毁灭魔力,兰洛斯下意识伸出双手交叉挡在身前。

砰!

如同钢化玻璃被击碎,清脆的声响瞬间传遍了整个堡垒。

号称无敌龟壳的圣盾术,破了……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无限放慢,高等死亡一指如同一条灵活狠辣的毒蛇,一点点挤开碎裂的金色薄膜,饥渴难耐地朝着精灵的胸膛露出了象征死亡的獠牙。

兰洛斯脸上没有恐惧,他依旧沉浸在圣盾术被击破的沉重打击上。

这,怎么可能?

更重要的是,他额头的那一抹金色印记,因为这股无法阻挡的力量冲击,竟是布满裂隙,随着风

,一点点飘散开来。

我R……

再一次,猩红的光芒浸染天空,一切都安静下来了。

——————————————————————

“是你!古尔丹,是你干扰了神圣的Mak’gora!”挥动的手臂掀倒簇拥在面前的兽人,格罗姆提着血吼,怒气冲冲地来到了术士的面前。

然而后者并没有像往常那样,用各种大道理周旋,而是一脸呆滞地望着旁边那完全坍塌失去一切光泽的传送门。

不提门的另一边是自己的主人在亲自维护,这段时间,兽人几乎集合了大量的昂贵物资才铸就了这么一个高大结实的传送装置。可现在,竟是被那个瘦弱的异界人,一个眼神瞪坏了?

而且还是在有阿克蒙德这样强大生物干涉的情况下?

莫非,那个家伙所具备的力量,比主人还要强大?

不,这怎么……

“混蛋!”粗壮的手掌一把抓住对方的衣领,地狱咆哮如同拎小鸡一般将对方拽到了空中,“说话啊,术士!”

困难的呼吸和耳边传来的血吼压抑的怒嚎影响,古尔丹涣散的瞳孔终于是有了聚焦。不过现在,他实在是没有精力去理会格罗姆,只是轻描淡写这么一瞥,再度将注意力放在了那片焦黑的空地上。

那个叫兰洛斯的异界人,连灰都没有留下。

被一个弱者无视,地狱咆哮的脑海中翻涌着无尽的怒吼,伴随着一声厉喝,他竟是一把将对方扔到脚下,直接抡起战斧……

“住手!”及时抓住那高高扬起的斧子,黑手死死按住想要突破自己的格罗姆,“不要被你的愤怒冲昏了头脑,我们的敌人不是同胞!”

“同胞?”大酋长出面阻拦,地狱咆哮终于是冷静了一分,看着瘫坐在地一脸狼狈的兽人术士,他发出一声嗤笑,“这种废物,不配称为兽人。”

废物?

这个单词穿透了古尔丹的灵魂,揭开了他对过往悲惨回忆的憎恨和愤怒。缓缓起身,术士毫不畏惧地盯着那野兽的眼睛:“战歌酋长,我尊敬你为部落和兽人创造的荣誉,但,那是过去。”

“部落的现在,是我古尔丹,献出了一切才争取到的,你没有资格否定我的价值。”

“没有人能!”

没有等待格罗姆的回应,古尔丹带着这股熊熊燃烧的愤怒,转身面向所有人,发出了声嘶力竭的震耳咆哮:“我将协助部落,铲平沙塔斯!”

“部落今天遭受的耻辱,他们将百倍奉还!”

吼——

看着群情激奋的兽人,黑手的眉头不经意皱了皱,他默默看向了古尔丹佝偻的背影。

这个术士比他想得还要聪明,不,应该说是狡诈。他很明智地没有去开导这种状态下的格罗姆,而是选择将所有的矛盾转向他们共同的敌人。这种一致对外的大局观理念的转换实在是漂亮,漂亮得让他都感到了威胁。

——————————————

“先知,刚才的波动……”阿卡玛朝着露台边上的那个身影微微躬身,带着疑惑轻声开口。

维伦只是轻轻摇了摇头,没有给对方深入追问的机会:“我们的人民都安抚下来了吗?”

阿卡玛点了点头:“幸运的是那股高频能量脉冲并不是针对的我们,不幸的是……”

抬起头,阿卡玛的脸色凝重得让人不自觉屏息:“它的范围是整个德拉诺。”

“没关系,都已经结束了。”维伦沉默了一小会儿,轻声开口,也不知道是在安慰对方还是在安慰自己,“下去吧,我们可能需要帮助难民找一个合适的避难所。”

“沙塔斯不行吗?”

“这里……我们或许守不下来……”

等到耳边的脚步声消失,维伦望向下方。纵横交错的街道按照一定规律排列,整齐而又美观。各式各样充满科技感的房屋自中央向外扩散到远方。紫色蓝色的水晶遍布视线,即使处于午后,这座城市也依旧耀眼得不输阳光。

多美啊……

维伦这样想着,萦绕着淡淡辉光的眼眸流露出难以遏制的悲伤。

邢台不孕不育专科医院手术贵吗
合肥康安癫痫病医院坐车怎么去
邢台不孕不育专科医院可以报销吗
合肥康安癫痫病医院具体路线怎么走
邢台不孕不育专科医院是否可用医保卡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