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炼器狂潮 第五十五章 狠毒的提议

发布时间:2019-10-12 18:56:40

炼器狂潮 第五十五章 狠毒的提议

“林风和傅义?”

这两个名字,顿时令凌长卿、翰林等人神色变得惊疑不定起来。----

而那傅远山是冷哼一声,道:“犬子是什么性格,在场诸位应该比谁都了解,你们认为,他会去挑衅别人?”

实际上,即使傅远山不说话,凌长卿几人也对此持有质疑。

傅义性格极为孤僻,甚至冷漠得十分不近人情,对于任何人都不假颜色,既不会奉承别人,也不会去贬低别人,他仿佛生活在一个独立于众人圈子之外的世界,这个世界里只有他一个人,他把自己锁在其中,不愿意去接触外界的人,或者害怕接触。

这样一个人,又如何会把陈师弟气死?

“韩平,你可知道说谎的后果?”罗庸脸色一沉,怒气盛,“傅公子的性格,天下人皆知,你说陈林是被他气死的,谁信?”

韩平跪在地上,心中满是委屈与憋屈,见众人皆是投了质疑的目光,他的头猛地朝着地上磕了下去,连续磕了六个响头,头上鲜血淋漓,他却什么也不顾,任由血液沾着头发,黏在额头上,任由血液顺着眼眶浸入眼中,看上去比狰狞、可怖。

他缓缓抬起头,四周的世界,仿佛已经变成了血红色一片。

“弟子愿以性命发誓,决半句虚言!”韩平一脸愤然,“陈师兄确是受林风与其门下弟子刺激而死!若弟子有半句假话,愿今生炼器之路再寸进!”

一个炼器师,拿自己的前途来发誓,已经是相当重的誓言了。

这时,张恒对傅远山、凌长卿几人行了一礼,随即沉声道:“弟子当时也在场,可以证明这一点!”

“我们也可以证明,韩师弟所言。字字句句皆真!”其余两位青年也是跪了下来,大声道。

有了其余几人的证明,韩平的话,顿时多了一些可信度。

尤其是,其中还有张恒。这便令凌长卿、罗庸等人不得不深思。

傅远山冷哼一声:“既然你们口口声声说他是被林风等人气死的,那么你们便说说他是如何被气死的!呵,以我多年的经历,还是第一次听说,练武之人,尤其是一位正直年壮的年轻人。居然被活活气死。”

此言,又令众人泛起了疑虑。

韩平说陈师弟是被气死的,这本身便令人怀疑。

“你说。”罗庸看着韩平道:“若是有半句假话,为师便饶不了你!”

“是。”韩平再次磕了一个头,随即缓缓道:“那一日,我们在张师兄的带领下,到达了江龙县。到了江龙县后,张师兄记挂着老师和诸位大人安排的任务,便提议直接去拜访林风。稍后再作休息。于是我们便马不停蹄,一路询问,去了清风学院。刚到了清风学院大门口,陈师兄却与那学院的守卫发生争执……”

在众多五星炼器师面前。他丝毫不敢妄言,并且事情巨细说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没有隐藏一丝一毫,因此显得为真实。有可信度。

包括陈师弟与守卫发生争执,以及进了清风学院后,在炼器室内。与林风等人的冲突,还有和傅义之间的比试,每一句对话,每一个细节,只要韩平记得的,他都说了出来,没有偏帮任何一方,完是站在客观的角度上,讲述这些事情。

一直到他们次日早上便发现陈师弟暴毙在宅院门口,韩平才慢慢停了下来:“事情的经过便是这样的。整个过程,张师兄和其余两位师兄也都在场

,弟子有没有说假话,他们清楚了!”

傅远山深深皱着眉,随即将目光转移到了张恒几人身上。

只见张恒几人轻轻点头,比肯定地道:“韩师弟所言,句句属实。”

“呼。”罗庸深深吸一口气,转过身,看向傅远山,“傅兄,此事,令郎也脱不掉干系吧?”

“这等仗势欺人之徒,死便死了,若是我在场,也同样不会饶了他!”傅远山一拂袖,表现得异常强硬,“何况,此事本就是他挑衅在先,换作在座各位,难道你们忍得下去?我儿傅义何错之有?”他直视罗庸,丝毫没有妥协的意味,“还好傅义他掌握了不错的技巧,也博闻强识,见识非凡,否则,今日被气死的便不是你区区一个弟子,而是我傅远山唯一的儿子!”

他大跨一步,强势地道:“那么,若是我儿子被气死了,你又当如何?”

这件事,还真是难以评个谁对谁错,只能说,陈师弟的死,太过于巧合。

罗庸脸上充满了怒意,道:“难道我徒弟的死,便这么算了?”

“那你还想怎样?”傅远山丝毫不惧,淡淡地注视着他。

凌长卿、翰林二人纷纷劝道:“行了行了,你们两个都少说几句。一个个都是名满天下的五星炼器师,也不怕被小辈们看了笑话。”

罗庸冷哼了一声,傅远山虽贵为荆门城省五星炼器师之首,但他可不怕傅远山!

“今天我便把话撂在这里,若是事情真如韩平所说,他日,我必将登门为我弟子讨回公道!”罗庸寒声道。

傅远山与之争锋相对:“那便放马过来吧!”

凌长卿与翰林二人对视一眼,皆是奈至极,这两人的性子,着实有些倔强,完听不进他们的劝说。

倒是张恒斗胆站出来一步,低声道:“晚辈倒是有一个折中之法,既不会伤害到傅公子,又能为陈师弟报仇!”

闻言,在场众人皆是将目光投了过来,就连一旁漠不关心的张狂也是好奇地看了过来。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还能想出什么对策?

所有人都很好奇,张恒所以提到的办法,到底是什么?

只见张恒恭敬地道:“陈师弟是被林风与林风门下一群弟子所害,傅公子只是其一,真要说来,林风才应该是罪魁祸首,其门下其余弟子也是帮凶。”他眼中闪过一抹微不可查的寒芒,“晚辈提议,将林风与江鹤一干人等,尽数格杀,至于傅公子,他少不事,或许只是受了林风的蛊惑、怂恿,才会这般,所以并大过,值得原谅。”

此言一出,凌长卿等人皆是眼睛一亮。

这办法,虽有种转移仇恨的意味,但双方都有了台阶下,的确是一个折中之法,十分可行。

翰林则是深深看了张恒一眼,随后才收回目光,点头道:“张恒的提议不错,二位不妨考虑一下。”

“停!”

忽然,一道粗狂的声音从他们身后传了过来。

只见张狂从不远处慢慢走来,一脸不爽的样子:“林风乃此次青年大师赛初赛的冠军,我还指望他为荆门城省取得一个优异的成绩呢!况且,这样的天才,世间少有,每一个都是青木大陆的财富,是不可多得的宝贝,岂能说杀就杀?”他摇着头,“不行不行,你们杀谁都行,就是不能杀林风!”

闻言,众人皆是一怔。

谁也想不到,张狂居然如此重视林风!

这顿时使得张恒的提议成为了空谈,因为首先他们便过不了张狂这一关!

罗庸或许不惧怕傅远山,但对于张狂,他还是十分忌惮的,这种忌惮,甚至已经上升到了惧怕的高度。

一个六星炼器师,而且是一个性子极为火爆的六星炼器师,决非他惹得起的。

只是,这个提议被否决,又该怎么办?

张恒脸上闪过一抹隐晦的阴郁之色,只是他掩藏得很好,在场这么多人,竟然一个也没有察觉到。

他眼睛眯了一下,随即又道:“林风不可杀,那他的弟子呢?”

众人一听,再次眼前一亮。

“嘿,我说你这小子,脑子里怎么是些害人的主意?我很好奇,这么狠毒的提议,你是怎么想出来的?”张狂顿时不悦,“你们要搞清楚,我们初的目的是派你们去帮助林风,你们倒好,不仅任务没完成,把林风和他那些弟子都得罪了一遍,如今回过头,还要找我们去对付林风和他的弟子们?怎么,你是把大家都当成是傻子,可以随你怎么玩儿弄吗?”

张恒顿时吓得噤若寒蝉,冷汗直流。

“晚辈不敢!”他慌乱地跪了下来,“晚辈是为老师与各位大人着想。”

翰林也低声为张恒求情:“张大人,劣徒只是想帮大家出出主意,并坏心思,请大人原谅。”

张狂哼了一声,随即淡淡道:“行了,你也别再想着报复这报复那的,事情本来就是你派出去的这些人不对,出了事就得自己担着,莫要把都推到人家身上!我警告你们,谁也不许去招惹林风,若是让我发现,决不轻饶!”

话毕,他扫了众人一眼,随即不再说话,转身便走。

待张狂走后,众人才对视一眼,纷纷浮起一丝苦笑。

只有罗庸,脸色难看至极,深深地看了傅远山一眼,一挥手,便怒气冲冲地离去了。

韩平立即站起身,急匆匆地跟了上去。

“老师,难道这件事便这么算了?”韩平极为不甘。

罗庸哼了一声:“算了?害死了我的弟子,还害我今日在这么多人面前丢尽了脸面,怎么可能就这么算了!”

韩平忧虑道:“那张大人那边……”

“放心吧,为师自有主张。”罗庸淡淡一笑,“张狂虽厉害,但还是有人能压得住他的!”未完待续

北京京城皮肤医院咨询
汕头华美医疗美容医院能刷医保吗
北京京城皮肤医院网络咨询
汕头华美医疗美容医院路线图
北京京城皮肤医院QQ咨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