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指间★小说】江城“海战”

发布时间:2019-09-13 04:31:01
“乒乒……”老式小口径步枪发出有气无力的呻吟。
“啪啪……”卡宾枪似有力不从心的重负。
“嘟嘟嘟……”冲锋枪的轻蔑声中像裹挟着无比的愤怒。
“哒哒哒……”轻机枪射出的子弹似有满腔仇恨,一泻千里。
“咣咣…..”手榴弹落在浅水中溅起的浪花更像飘散的云朵。
从江两岸射出的枪弹声,此起彼伏如炒沙豆般热闹喧天。
旗语手冲进驾驶舱,向陈国栋报告:“陈司令,延安号和长征号请求向江岸还击。请你下命令。”
陈国栋侧头向两岸扫视了一眼,说:“告诉延安和长征,那些枪弹的有效射程有限,对我们构不成威胁。不用理会。命令二舰随旗舰全速前进。”
旗语手得令,迅速跑到舰尾向延安、长征二舰发布旗语命令。
这支以“井岗山”为旗舰,辅以“延安”、“长征”混合编制的舰队,是“悍红”最为得意的武装力量。“井岗山”号原是国民党江城要塞司令部的江防舰。1949年江城解放前夕,原舰长在我中共地下党的策划下,率舰起义。此后,该舰被列入革命教育展览实物保存下来。
1967年初,江城和全国各地一样陷入了因“文革”带来的空前动乱之中。动乱中分离出来“江城市悍卫毛泽东思想红色兵团(简称“悍红”)”和“江城市忠于毛泽东思想革命到底(简称“革到底”)”两派群众组织。两派组织因政治观点不同,从最初始的口头辩论,逐渐发展到动拳头、砖头进行人身攻击,并逐级扩大到动用钢钎、匕首,最终使用上了枪械。形成了震撼全国的武斗局面。
当时的“革到底”因组织庞大,人员众多,且获得许多老干部支持,控制了江城的大部分地区并掌管着全市党、政、财、文大权。“悍红”人员虽略逊于“革到底”,但其成员大都是“文革”初期响当当的“红卫兵”和一些工矿企事业单位里的年青人。同时,江城是全国闻名的国防军事工业城市,虽然“革到底”掌控着江城的主要面,而“悍红”却控制着全市70%的军工企业。所以,相比之下,“悍红”比起“革到底”来讲,更具朝气和战斗力。尽管如此,在那个每天斗殴不止的年代,因为人员上的不济,“悍红”时常便有顾头不顾尾的感觉。
1967年8月初,两派在江城西郊红旗机械厂发生大规模武斗。“革到底”动用坦克、高射机枪,向占制着该厂的“悍红”发起猛烈攻击。“悍红”仗着地利,以重机枪、反坦克火箭筒还击。战斗持续了三天三夜,双方死伤数百人。“革到底”虽将“悍红”逼缩在了厂区临江仓库的一隅,却也难以“大获全胜”。“悍红”早已得报机械厂的危急,但三番两次派出的增援车辆和人员,都被“革到底”沿途设置的障碍和阻击,打了回来。眼看再派不出援兵,红旗机械厂必遭全军覆灭。“悍红”司令刘天柱,决定孤注一掷,将原本用于展览的江防舰,重新披挂改装;该舰长四十余米,前甲板上被配置了两门八五加浓炮,两门高射机枪,后甲板配置了一门榴弹炮、一门120囗径迫击炮,两挺重机枪;然后被命名为“井岗山号”。同时,将两艘原本为缴获国民党的美式登陆舰,后被改为运输船的老舰,紧急恢复配置成了炮舰,分别被命名为“延安号”和“长征号”,组成“悍红”第一支混合舰队。刘天柱授命“悍红”参谋长刘国栋为舰队司令,率队逆江而上,冲破“革到底”四十华里河道封锁,赶赴西郊,支援红旗机械厂的战友。
舰队昂然逆江而上,毫不理会沿江两岸射出的枪弹。

(二)

杨山站在窗前,无奈地看着“悍红”舰队士高气昂地招摇而行,两岸射出的枪弹因距离太远,根本够不着舰队半根毫毛。焦急之下,杨山将手中的香烟狠狠地摔在地上,用脚尖撕辗得粉碎。然后,大声地喊道:“参谋长,立即通知航运公司所有船只迅速向鸭嘴滩和金沙嘴靠拢。命令敢死队和突击队携带所有轻重机枪,赶到鸭嘴滩和金沙嘴登船,顺江而下,阻击’悍红’舰队。再命令围困红旗机械厂的坦克,立即撤至临江渡口,伺机攻击’悍红’舰队。”
参谋长陆刚领命,迅速到隔壁作战室下达命令。
“江城101”是市航运公司的一艘机动驳轮,主要用途是作为物资转运。它航速极慢、机动性能也差,最大优点是载重力强、船体空间大。该船正停靠在鸭嘴滩港口为市粮食公司装载转运小麦,刚装载十余吨小麦,陆刚便带着“革到底”突击队成员赶到码头。
“所有小麦不要往船舱里堆了。全部沿船沿堆码工事。”陆刚一边指挥着装卸工人,一边叫喊着:“毕船长,老毕,在哪里?快点出来。”
船长毕满财从驾驶舱里伸出头来,见是陆刚,便问:“陆参谋长,什么事呢?还让你亲自踏上我这破船上来。”说着,抬头看见码头上一大群扛着轻机枪、抬着重机枪的突击队员,便说:“哇,这又要去打哪儿呢?”
说话间,陆刚已登上驾驶舱,说:“’悍红’有三艘舰艇正从下游逆水而上。我们枪支射程不够,奈何不了它。杨司令命令我们乘船向下阻击。怎么样,老毕,去吧。这些小麦正好用来构筑掩体。”
毕满财从挂在舱壁上的枪套里抽出驳壳枪,往驾驶舵旁一放,说:“去呀。这等好事,怎能缺了我老毕呢。赶快叫队员们上船吧,咱们这就开航了。”说罢,伸手一拉“呜——”的一声汽笛声便响彻在码头上空。
随着汽笛长鸣,“江城101”徐徐驶离码头。数十名突击队员开始紧张而又兴奋地在船体四周构筑掩体架设枪械。下行约半小时后,毕满财从驾驶舱里便看见了约距两公里远的“悍红”舰队,对陆刚说:“来了。你看怎么打?”
陆刚说:“’悍红’舰上都配备了大炮,开起火来我们会吃亏。所以,我们必须尽量靠近对方,展开短兵相接。这样,它的大炮发挥不出威力,而我们的轻重机枪正好派上用场。老毕,加足马力全速前进,离它越近越好。”
毕满财刚说了声:“好!”“咚!”的一声,一发炮弹便落在了船右侧。
陆刚赶紧让大家隐蔽好自己,暂时不要还击。因为此时还击,轻重机枪的射程都够不着“悍红”,不但隐蔽不了自己,还会承受更加密集的炮击。陆刚只得再催促毕满财:“老毕,赶紧加快速度。”
“咚!咚!”“轰!轰!”陈国栋似乎早已明白了陆刚的作战意图,还未等“江城101”从第一枚炮弹中回过神来,接二连三的炮弹便在“江城101”船体及四周炸得水柱滔天。其中一枚炮弹正中船首,瞬即间,血肉碎片、残肢、破损的枪械裹挟着小麦横飞竖溅,还未来得及放一枪一弹、幸存的突击队员们见状纷纷跃入江中,自顾逃命。陆刚见此情景,立即嘶喊着希望大家镇定,嘶喊声刚落,又一轮炮击迎头而来,机舱不幸中弹,引发起燃烧,并迅速扩散成了烈焰。毕满财一脚揣开架驶舱门,一把拉住陆刚,纵身一跃投入江中。
此时,江两岸正有几只渡江或捕魚的小木船,见“江城101”已经中弹燃起熊熊大火,数十人被逼落江中挣扎,其中两只便打算划船过去救人。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悍红”与“江城101”距离越来越近。同时,两只小木船离落水人群的距离也越来越近。落水者们见有木船来救,便纷纷向木船靠拢,终于有第一人爬上了小木船,接着相互搀扶又拉上来第二人、第三人……正当大家暗自庆幸的时候,突然“哒哒哒——”一阵让人胆颤心惊的机枪声迎面扫来,刚刚才重获一丝希望喜悦的人们一下子便归入了寂静,接着又一发炮弹直接命中小木船,瞬眼间,江水被鲜血染红,尸体、残肢、木船碎片,漂横江中……

(三)

杨山接到“江城101”全船覆没的消息,异常愤怒。命令再组突击队,决心要与“悍红”在江中一决高低。倒是政委陈光亮十分冷静,劝着杨山说:“杨司令,先别动气。咱们不仿先研究一下’悍红’此次组织舰队的目的。我认为,从’悍红’舰队一路经过金沙嘴、四码头,直到驶入市区,我仔细观察了下,三艘舰艇上都配置有加浓炮、榴弹炮、迫击炮和轻重机枪,但一路都没开火来看,这支舰队明显是奔着增援红旗机械厂去的。红旗机械厂里的’悍红’残余,已被我压逼在了厂仓库一隅,已经整整一天一夜,加上前两天的战斗,他们应该到弹尽粮绝的地步。如果他们今天仍得不到城外’悍红’的增援,那么到明天肯定都会成为咱们的俘虏。’悍红’舰队匆匆逆江而上,肯定是为了增援。如此,我们就该想想,他既想增援,我们该怎么干,才不能让他达到目的。一句话,就是要阻止舰队继续前行。或者是拖延他的前进速度。”
杨山说:“道理是这么个道理。但舰队配有大炮,我们的轻武器根本奈何不了他。要阻止或拖延舰队,第一,我们也得有重武器,比如也有几门加浓炮、榴弹炮之类。第二,得设法在江中设置障碍,让他舰队不能顺顺利利地前进。”
作战部部长刘友平说:“重武器一时半会想不到办法。但我知道’支左’驻军里有几门小钢炮;据说,这种小钢炮的射程也可以达到千米距离。如果架在江边,打江中的舰艇,应该没有问题。”
杨山一听,便兴奋起来,说:“咋不早说。还楞着干啥?赶快去把它弄来呀。”
刘友平说:“可是驻军部队一向不与地方往来。去怎么弄呢?”
杨山立马训斥道:“你是猪脑呢?驻军不就一个营,充其量也就二三百人。你不晓得多带些人去,让工交、财贸和各区乡调上来正在江六中整休的农村临时雇用人员统统都去,少说也有近千人了吧。让他们两人看住一个当兵的,余下的统统去找小钢炮。当然,有轻机枪、重机枪、手榴弹什么的,也顺手拿些回来。哦,对了,驻军旁就是武装部仓库。你们顺便也进去看看,有什么用得着的,都弄回来。”
刘友平喃喃道:“这,这行吗?那可是解放军。咱们这么干,不是明着抢嘛?”
杨山气呼呼道:“说你笨,还真笨。解放军对群众的态度,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你还不明白?你用四五百人把营房一围,不让当兵的出来。其他人还不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别罗嗦了,快去吧。另外,弄到了小钢炮等重武器,立即送到江边,沿江架设,对着’悍红’舰队给我狠狠地打。看他娘的有多威风。”
陈光亮也对刘友平说:“我通知汽车运输公司派出所有汽车,配合你行动。快去吧,抓紧时间。”
刘友平领命,立马赶到汽车运输公司。运输公司邹经理见到刘友平便说:“接到陈政委电话,我已经将在家的四十多辆货车客车都准备好了,驾驶员和二百多职工也都到位了。你看怎么安排吧。”
刘友平想了想说:“这样子,派二十辆车去工业局,十五辆去财贸委。咱们这儿二百人坐剩下的车。告诉司机师傅,装好人后,到云盘广场集中,然后,统一去’支左’驻军驻地。”
邹经理答应着,去安排车辆并让汽车运输公司的二百余名职工准备乘车。待去工业局和财贸委的车辆出发后,邹经理招呼刘友平座上卡车向云盘广场驶去。不一会,卡车到达云盘广场,稍等了会,从工业局和财贸委拉满了人的汽车陆续到达。刘友平赶紧召集各单位负责人说明了此次行动的目的,并吩咐各单位严格按计划执行后,便率队浩浩荡荡地向“支左”部队驻地进发。
到达“支左”部队驻地,部队正在武装部礼堂集中学习。刘友平暗喜这真是天赐良机。立即派出二百多人拥堵在礼堂大门口。部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欲出礼堂,但被人群堵得滴水不漏;向群众问情况,群众便高呼“向解放军学习!向解放军致敬!”弄得部队丈二和尚摸不着东西南北。而另一边营房驻地的仓库和武装部仓库,早已被刘友平指挥人员砸开了大门,数百人如入自选商场般,仅仅十余分钟时间便将两座仓库洗劫一空。
车队回到云盘广场,刘友平吩咐各单位负责人清点战果。不一会得报,共获小钢炮11门、榴弹炮2门、反坦克火箭筒10具、重机枪 挺、轻机枪15挺,冲锋枪、半自动步枪、手枪、手榴弹和其炮弹、子弹若干。
刘友平再吩咐立即将榴弹炮、小钢炮、反坦克火箭筒、轻重机枪及弹药火速运往江边,沿江构筑阵地,准备狠狠地揍“悍红”舰队。

(四)

“长征”号处于舰队偏左殿后位置。与“延安”一样,舰前生是国民党美制登陆舰,在解放战争中成了解放军的战利品。随着人民解放军解放全国的步伐,两舰被逐渐改造成了运输舰,并被长期固习下来。“悍红”接手后,又重新将舰舱铺上了钢板,但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舰炮配置,便将野战用的加浓炮、榴弹炮、迫击炮和高射机枪搬上舰,成为临时炮舰。
“革到底”紧急征调的四只小型火轮,此时已从下游卯足了马力追了上来,距“长征”号不足一千米。
“长征”舰长何汉民轻蔑地看着四只小火轮,命令后舰舱迫击炮、高射机枪开火。瞬间,小火轮四周便被掀起数米高的水柱;高射机枪的子弹打到小火轮钢铁船体,发出“叮叮铛铛”震慑心魂的声音。
小火轮受袭,改走S路线,企图釆用老战术,逼近“长征”,使迫击炮失去作用,然后展开短兵对接。
“长征”上的迫击炮本就是陆地野战武器,被搁置到舰上,受舰甲板后坐力反弹和舰身运动影响,命中率本就不高。小火轮一改走S路线,倒是给迫击炮增加了误撞误中的机会。不一会,两只小火轮先后中炮或起火燃烧、或机毁停车。另两只小火轮见状,急忙后退,保命要紧,哪还管什么追击、歼敌之类的鬼话。

共 7810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场战争,一场有预谋的格局,一场看似死水没有转变的结局,最终还是扭转了原本的计划和更大的损失。小说内容此起彼伏,语言精练,文辞干净,内容饱满,人物形象生动有力,寓意深刻,勾勒别具一格,内涵具有一定的可读性和艺术性。人物心理描写和动机描写深刻,意图和事物的临摹具有一定的揣摩性。很值得品读的小说,耐人寻味,值得借鉴。欣赏问候作者,遥寄祝福!——【荷青】【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2072218】
1 楼 文友: 2012-07-21 21:55:10 一场战争,一场有预谋的格局,一场看似死水没有转变的结局,最终还是扭转了原本的计划和更大的损失。小说内容此起彼伏,语言精练,文辞干净,内容饱满,人物形象生动有力,寓意深刻,勾勒别具一格,内涵具有一定的可读性和艺术性。人物心理描写和动机描写深刻,意图和事物的临摹具有一定的揣摩性。很值得品读的小说,耐人寻味,值得借鉴。 喜欢文字,用文字诠释生活!
回复1 楼 文友: 2012-07-2 10:2 :41 谢谢。那是一段荒唐的岁月,但却真实地存在过。记述历史,有益从磨歌中品味复兴。
2 楼 文友: 2012-07-21 21:55: 9 欣赏,深刻独具的文字,耐人寻味,问候老师! 喜欢文字,用文字诠释生活!
回复2 楼 文友: 2012-07-2 10:25:08 复印历史,共尝。
 楼 文友: 2012-07-22 16: 1:2 好的文章是值得借鉴和学习的,祝夏安! 一个爱码字的小女人,紫衣是也!
回复  楼 文友: 2012-07-2 10:28:29 一些曾经发生的故事,既便已尘封,仍改变不了历史的印迹。致安。
4 楼 文友: 2012-07-2 09:46: 8 拜读欣赏佳作,向老师学习军事题材小说的写作。远握。 王者的忧伤
回复4 楼 文友: 2012-07-2 10: :01 谢谢欣赏。互勉。问安。
5 楼 文友: 2012-11-15 00:07:52 构思精妙的作品,有意义,给读者留下了印象.
回复5 楼 文友: 2012-11-16 12:51: 4 昔日金戈征沙场,喜余铁禾耘千浪,桑田沧海沐穗花,雨润心丹化衷肠。谢友之临。小儿上火
男士夜尿增多吃什么药
孩子中暑症状
宝宝消化不良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